广西无新增境外输入病例 167人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然而,也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比SARS-CoV和MERS-CoV更具传染性,个体在无症状或处于有症状前的潜伏期即可传播病毒。

截至3月29日24时,新疆(含兵团)现有确诊病例0例,尚有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另外,尽管冠状病毒的突变率可能比其他RNA病毒要低,但它们的长期核苷酸替换率与其他RNA病毒相同。这表明,较低的突变率在一定程度上由病毒在宿主体内的高复制率弥补了。

张永振等人表示,虽然这再次表明,华南海鲜市场在病毒出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很难明确这些环境样本中的病毒来自该市场的动物还是当时已在无意中传播的人。“不幸的是,随着市场的关闭,目前明显缺乏直接的动物样本,这可能意味着很难、甚至不可能准确地识别出任何动物宿主。”

在SARS-CoV和MERS-CoV两种病毒中,病例数相对缓慢上升,MERS-CoV至今还没有能够完全适应在人类中传播:大多数病例都是由于病毒来源于阿拉伯半岛上的骆驼,并只有零星的人际传播。“相比之下,新冠病毒在当地和全球范围内的显著传播却让人大吃一惊。确定支持这种传播性的病毒学特征显然是一个优先事项。”

作者们还推测,COVID-19病例数和病死率的任何下降更可能是由于人群免疫力的提高,而不是病毒的突变。

疫情中霸权与联盟本身狭隘的自我封闭和损人害己表现,正促使日、韩、菲等结盟国家进行再思考,联盟主导国际秩序的观念在疫情冲击下愈益失掉了往昔的吸引力。在当前艰难抗疫的形势下,各国最终应该会理性地选择协调应对之路。随着公共卫生安全成为国际关系中的高层级议题,抗疫国际合作的规范与能力逐渐完善和加强,将为国际关系自身生态的改善以及国际秩序的持续良性改进奠定基础。

作者们在2020年1月5日获得一个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初步分析表明,该病毒与SARS样病毒(冠状病毒科)密切相关。他们立即将这一结果报告给了相关部门,并在同一天向NCBI/GenBank提交了基因组序列(Wuhan-Hu-1毒株)。随后,在爱丁堡大学Andrew Rambaut博士的帮助下,作者们于2020年1月11日在开放获取病毒学网站(http:// virological.org/)上公布了该病毒的基因组序列。随后,中国疾控中心在公众访问GISAID数据库(https://www.gisaid.org/)发布了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以及相关的流行病学数据。

第六,新冠疫情的传播与防控深刻影响着当下处于关键转折阶段的中美关系。美国民众与地方州县展现出密切对华交往以获取疫情防控经验与物资的意愿,中美抗疫合作的地方与民间基础较扎实。然而美国政府以“疫情政治化”手段将抗疫不力带来的社会经济动荡后果“甩锅”中方,持续顽固地以地缘政治理念制造摩擦和“污名化”中方,这些做法实则构成中美合作抗疫的严重障碍。抗击疫情会加强美国地方州县和民间与中国的合作基础,但却似乎改变不了联邦政府持久边缘化中方的立场。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